人生就是和自己说相声组诗蝌蚪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药膳食疗 • 阅读 0

人生就是和自己说相声组诗蝌蚪营养

《人生就是和自己说相声》组诗/蝌蚪

坐在自家的阳台上喝茶

一场秋雨萌生了一个人的春心。

可以想象,乔木纷纷落叶。

山间的茶树又长出新芽。

林中的鸟声无比清脆。

古寺的钟声充满神秘。

我坐在阳台上享受雨后片刻的清凉。

怀抱着一把二胡。

一壶茶水中。

叶片肥大,且碎。

大概是秋茶。

味苦涩、耐泡。

暗房记忆

那时照相馆。

大都用“春天”“百花”等命名。

都有暗房。

暗房的墙面上有一只温度计。

永远的20摄氏度。

我曾经去过暗房。

看到一排排铁丝架上。

竹夹上夹着刚但阮班琼已经对5所走教学校的师生有了深厚感情刚从药水里起身的相片。

那些黑白的照片上。

水盈盈的。

在沥净晾干后。

就装入纸袋。

等人来取。

如今的拍摄。

不用胶卷。

可以美颜和恶搞。

无需沥干。

立马可取。

当写诗成为习惯

很多很多东西可以放下。

那些原本不属于的我的东西。

就算是追到了山顶。

也要毫不犹豫扔下去。

没有哪只鹰喜欢一辈子待在铁丝笼里。

胸中的虎豹该放出去就放出去。

当然,我不是在怂恿谁。

更不会对谁进行规劝。

我既然已经选择了你。

就一定会爱你到底。

和你一起承担风雨。

生命的脆响

昨夜雨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焦渴的灌木丛刚刚出浴。

我听到脚下传来。

咔嗤、咔嗤的声音。

一定是踩到了什么。

那些夜行的生灵。

说没就没了。

想到这些。

我就不寒而栗。

中年的一个午后

蛐蛐儿的叫声密集起来。

黑水河畔的猪草长势良好。

雨后的阳光拖着疲惫的身躯。

废水池内泛着泡泡。

这个午后,我比往常更加犯困。

怀着莫名的沮丧。

在一棵棕榈树下小坐。

看蜘蛛结。

蚊虫被黏。

风从过道里穿过。

我永远是一个要求上进的人

溪流中的卵石。

只能作为水仙花的铺垫。

天然的玉石。

充其量也就是别人的玩物。

一粒小小的草籽。

落在哪里,就在哪里生长。

给它一片土壤。

它就用生命来守护。

给它一滴雨水。

它就生机勃勃。

给它一缕阳光。

它就春风满怀。

残年

工资到账了。

没有任何喜悦。

在爬满野藤半死不活的香樟树上。

乌椿的叫声也是悲凉的。

蒲公英的叶片上。

蜗牛生活艰辛。

我站在工厂的空地上。

朝着发酵罐。

有一片云从罐顶急速下坠。

那是我的前身。

还是来世。

发薪日

我是基层员工。

每到发薪的日子。

我就无比悲哀。

这些钱,干不了什么。

不会带来高血压、冠心病,酒精肝。

基本不上馆子。

更别提招嫖。

上愧对父母。

下愧对妻女。

祖国的大海河山。

永远在梦里。

该死的苍蝇

我趴在桌上写诗。

想写写阳光。

写写雨后的香樟。

写写梦中的幸运草。

写写雪花。

写写啤酒。

写写我们这个国家。

可爱的人。

但就在此时。

苍蝇们成双入对。

在我的眼前飞来飞去。

还有一对苍蝇。

掉落在我的桌上。

我骂了声。

操。

它们还真的操起来了。

青春从中年开始

春花早已衰败。

夏荷也开始凋谢。

知了的叫声变得沙哑。

很多人冷了热血。

当抗议成为一种高端或者低端的作秀。

口号蒙蔽了大众的眼睛。

我也绝不逐流。

绝不。

我的青春才刚刚开始。

铱金笔下千军万马。

<保两会安全。新华陈竞超摄[1][2][3][4][5]下一页尾页2014年3月3日下午3时p> 在一个缺少英雄的年代。

它们和我一样

长在石头的缝隙间。

从老化的水泥地里挤出来。

长在破败的工厂里。

漫过冷落的道路。

它们没过少年的脚踝。

在国家交通运输“十二五”发展规同时划和国务院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规划中

高于青年的膝盖。

陷落于一个又一个秋天。

看到它们。

我真想老泪纵横。

却欲哭无泪。

儿孙自有儿孙福

写给女儿。

鲜艳的红领巾。

闪亮的团徽。

大学的录取书。

都无法抵挡。

求职这种动力。

都无法阻挡。

你选择的路。

我希望我永远也不要变成青蛙。

不要落入那一口枯井之中。

也许我已经是青蛙了。

已经落入了枯井。

如果我能回到花季。

我会不会。

也和你一样。

人生就是和自己说相声

不停地变换角色。

保持着一问一答。

问的和答的都是现实存在。

肢体语言展现社会的微雕模式。

着装体现着生活境遇。

一个自己装傻。

另一个自己真傻。

两个自己有时默契。

有时又相互拆台。

一个在镜子里面。

一个在镜子之外。

它们蹦跶不了多久

从秋天伊始。

蚂蚱从东飞到西。

再从西飞到东。

它们使劲吃一切能吃的东西。

没过多久,它们飞不动了。

就从东蹦到西。

再从西蹦到东。

依旧拼命地吃。

再后来,它们蹦也蹦不动了。

就慢慢挪动肥硕的身躯。

接受蚂蚁们的判决。

这里没我什么事

野草长得再茂盛。

墙面上青苔覆盖得再多。

门窗锈蚀再严重。

大和尚换了一茬又一茬。

输送链道上挂了个人。

坠落后惨白的脸。

帮派、恶斗。

偷盗、买卖。

在这里,我只和我的影子交谈。

用写诗来续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暗房

柯达公司(EASTMANKODAKCOMPANY)制造出具划时代意义的第一个胶卷以来,胶片相机已经有120年的历史。在数码相机普及之前,暗房作为从胶片到相片的最重要环节,曾极高的受到摄影爱好者的重视。时至今日,各大相机公司纷纷将胶片相机停产,暗房的关注程度依然没有衰退。因为不论在什么时代,追求摄影品质与摄影乐趣的人永远不会将暗房遗忘。只要胶片相机对色彩的还原和图像清晰度的优势还在,暗房就依然是一些人心中的圣地。

快速心律失常中药治疗
南昌男科不孕不育治疗哪家好
成都癫痫病医院排名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