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凌决第十九章红叶开封搭配

2020年06月02日 • 中医保健 • 阅读 0

赤凌决 第十九章 红叶开封听到陈晓默的叙述,无名为之一动,随即便问道:“你説的一般药物是指什么?”“我娘是医生,那个药方是她开的,

赤凌决 第十九章 红叶开封

听到陈晓默的叙述,无名为之一动,随即便问道:“你説的一般药物是指什么?”

“我娘是医生,那个药方是她开的,药方为:人参二钱,三七二钱,当归五钱……”陈晓默一口气将王翠花为温少杰开的药方説了一遍。

听罢,无名diǎn头説道:“嗯,这个药方与我的不谋而合,看来你娘的医术不错啊!”

陈晓默不由得白了一眼无名,暗道:“你这个大骗子也只能这样説了吧?”

无名继续説道:“这个药方救得了你朋友一次,却救不了他一辈子,恐怕五次之后,便不再管用。想要救他,还须它法。”

陈晓默见他説得头头是道,便恳求地説道:“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好,看你xiǎo子还挺有诚意,老夫我就告诉你。我年轻的时候有一位故交,他是昆仑山翠屏湖的神医,名叫上官浩然,他的医术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高。当年我想向他请教一diǎn医术,但这xiǎo子死活不肯告诉我,只告。第三节结束诉了我七个字‘置之死地而后生’。我思考了许多年,却仍未参透其中玄机,所以我是帮不了你了。”无名缓缓説道。

此时的陈晓默肺都快气炸了,心中暗暗骂道:“你这不是在耍我吗?我就知道你这个糟老头子只会吹牛!”

“不过这个上官浩然为人极其古怪,他虽为医生,却只医治昆仑山diǎn苍派的弟子,至于其他人,无论病有多重,遭遇有多惨,他看都不会看上一眼,即便是杀了他,他恐怕都不会有所改变。”

这下,陈晓默的心算是彻底凉到了极diǎn,这老头子説了半天不都是一堆废话嘛!救不了就直説!

“不过啊,幸亏你遇到了我!”无名神气地説道:“若是日后你能见到上官浩然,你就和他提我的名字,他一定会给我个面子,救你朋友一命的。哈哈!”

陈晓默已经对无名完全无语了,他也没将无名的话放在心上。

见陈晓默一脸鄙夷的样子,无名急道:“我説xiǎo兄弟,你可别不信我説的话。”无名一顿,又説道:“你的朋友今年多大了?发过几次病了?”

“他今年十七岁,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发病了。”陈晓默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无名急忙説道:“xiǎo子,等你从这里离开,便赶快送你的朋友去昆仑山翠屏湖吧,你娘的方法最多只能医治他五次,五次之后,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好,行。”陈晓默敷衍地答应道。

听出了陈晓默对他的怀疑,无名也不再辩解,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唉,一切随缘,强求不得!”

“无名前辈,您説了这么多,就这句话最靠谱!”陈晓默讽刺道。

无名却不生气,转而问道:“哎,xiǎo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晓默。”陈晓默答道。

“哈哈,那你是不是有个弟弟叫‘寡大言’啊?”无名笑道。

这明显是在嘲笑自己嘛!为了赶快从这里出去,陈晓默只得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恭敬道:“前辈説笑了,家中只有我一个孩子。”

“你这xiǎo子,一diǎn也不懂幽默。”无名白了他一眼。陈晓默哑然。

只听无名又问道:“陈晓默,你可懂得医术?”

“我只和母亲学过diǎn皮毛。”陈晓默谦虚道。

无名用手一指他右侧的那个书架,道:“那好,我有几本医书的残卷孤本,就在那书架的第三层上放着,你若是喜欢,就拿回去研究研究吧!”无名想了想,又补充道:“拿书归拿书,你可千万不要动我其它的东西。”

陈晓默应了一声,便向书架走去,只见偌大的书架上零散的放着几摞书,不过由于光线太暗,陈晓默看不清那些书的名字。

他向书架的第三层看去,那里果然放着几本书。陈晓默拿起最上面的一本书,拂去上面的灰尘,凑过去看了半天,也没看清楚书上的字。

“无名前辈,我看不清书上的字,能不能diǎn灯啊?”陈晓默问道。

“我这里没有灯,你自己想办法。”无名不耐烦地説道。説罢,他打了一个哈欠,竟躺在石榻上沉沉睡去。

陈晓默嘿嘿一笑,然后从怀中拿出一根约有拇指粗细的香来,取下上面的盖子,只见那香还燃着,在黑暗中现出一diǎn红光,并散发出一缕青烟。陈晓默用力吹了一口气,那香上居然燃起火来,火光虽xiǎo,却已将周围照亮。

“还好我早有准备。”陈晓默心中暗道。他借着火光看向那手中的医书。那本医书上没有名字,陈晓默摇了摇头,然后便随手翻了几页。

这一翻不要紧,书上的东西竟让他大惊失色,只听他兀自説道:“家里也有不少医书,虽然我都已经看过了,但仍有许多疑难杂症是无法治愈的,而这本医书上却介绍了诸多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法,实在是妙啊!”

“你这xiǎo子虽然木讷,但对朋友却是有情有义,这几本罕见的医书就送给你了,不用谢我。还有,这山洞的来往只有一条道路,路上没有机关暗器,你手中有灯,就自行摸索着出去吧。出去之后记着带你的朋友到昆仑山翠屏湖找上官浩然医治,报上我的名字。出去当天1000台现货全部卖光的时候轻diǎn儿,别扰了我老头子的清梦……”説着説着,无名那慵懒的声音便慢慢消失了,看来这次他是真的睡着了。

近期如果打算更换或平板设备的消费者千万不要错过。

此时的陈晓默绝对有一种“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感觉,他恨不得去墙上一头撞死,当初为什么要想相信那个糟老头子的话,害得自己在这里担惊受怕不説,还要听他瞎扯淡。要不是因为这几本医书,他非冲上去教训那老头儿一顿不可。

“唉,吃一堑长一智吧!”陈晓默自认倒霉,正准备拿着医书往外走,忽然看到了书架其它层阁的几摞书。陈晓默心生好奇,将手中的五本医书放入怀中转而看向书架第四层的书。

“天山五式之雷霆半月斩。这是什么啊?”陈晓默轻声地自言自语道。他大致上翻了翻,觉得无趣,便又放回了原处。

这时,陈晓默看到书架的dǐng端有一个方形木盒,似是很精致的样子。他偷偷向无名看了一眼,见无名仍在闭目养神,便xiǎo心翼翼地踮起脚尖,从书架的dǐng端将那盒子取下。

借着烛光,陈晓默看清了那盒子的模样。

<百度的原创星火计划马上就要实施了p>盒子长约三尺,宽约一尺,铸盒之材料极似檀香木。盒子之上雕刻着五只神兽,盒之左上角为青龙,右上角为白虎,左下角为朱雀,右下角为玄武,盒子的正中央是一只麒麟,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盒子的背面是一个手掌大xiǎo的六芒星图案。六芒星的中心是一个红色的圆diǎn,它的周围共有六个孔,其中五个分别印着水、火、风、雷、土五行图案,而六芒星的最后那一个孔却是空缺的,像是后来被人抠去的,又好像上面原本就没有刻字。盒盖之上已满是灰尘,但区区一层灰尘又怎么掩盖这盒子的精致与霸气?

陈晓默慢慢打开盒子,一道亮光从盒中激射而出,陈晓默一惊,将盒子扔到了地上。

“哐当!”无名被这响声惊醒,跑来一看,却见陈晓默正惊慌失措地站在原地,而他的脚下是一个极其精致的盒子,盒盖已开,盒中乃是一件似剑非剑,似棍非棍的东西。

“你个臭xiǎo子,谁让你动我的东西了?”无名直气得脸红脖子粗。

“前辈,我,我一时好奇,才不xiǎo心打开了它。”陈晓默紧张地説道:“既然,既然这件东西对您很重要,那我将盒盖重新盖上,再给您放回原处,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那怎么行!红叶被封印已有四百年之久,今日既已开封,又如何能再入封印?”无名严肃道。

陈晓默当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清头脑,不解地问道:“前辈,您説的什么红叶,什么封印的,我怎么听不懂啊?是不是需要赔钱啊?我身上可是一分钱也没带,要不我回家和我娘商量商量……”

“唉,罢了罢了,既然你能打开这盒子,就説明你与红叶有缘,这红叶就便宜给你吧!”无名説着,捡起地上的盒子,双手捧在胸前。

“説了半天,这红叶到底是什么啊?”陈晓默追问道。

无名望着盒中的那件东西,意味悠长地説道:“红叶便是此物。”

“我苦苦守了四百年的红叶,最终还是要出世了!”无名仰天叹息道。

山洞中静得出奇,陈晓默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只是默默地等着无名发话。

“红叶是这把天山刺的名字,而天山刺乃天山派弟子的入门法宝,似剑非剑,似棍非棍,可劈,可砍,可挑,可刺,其刃虽不锋利,但使用者的心志愈坚,它的威力便愈强大。”无名缓缓説道:“来,晓默,从盒子里将它拿出来!”

陈晓默先是犹豫了一番,但看无名脸上那坚定的神色,却是让人不忍拒绝。

下一刻,陈晓默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将手伸入盒中,握住了那把名为红叶的天山刺!

一岁宝宝怎么不爱吃饭
宿迁十佳牛皮癣医院
云香精多少钱一瓶
治阳痿哪种药36小时长效
梧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达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