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武神第七百二十九章酒前辈

2020年08月10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万古武神 第七百二十九章:酒前辈东皇学府坐落于万丈高空之上,罕有人知,就算是不经意间发现了,也会被抹除记忆,而若是想要闯入其中,根本不

万古武神 第七百二十九章:酒前辈

东皇学府坐落于万丈高空之上,罕有人知,就算是不经意间发现了,也会被抹除记忆,而若是想要闯入其中,根本不需要学府的人出手,只是外面布置的九天十地灭仙大阵,连仙尊都未必能够短时间内破开……

若是炼神圣人陷入其中,则必死无疑。

苏逆进入其中,除了感觉到这里灵力充沛的难以想象之外,倒是没有触动任何阵法,毕竟,有七公主在,很快,三人便越过一道山脊,来到了坐落在山巅的一处庙宇之前。

“待会儿不要乱说话。”

七公主低声嘱咐了一句,便高声说道:

“叶萱求见酒前辈,有要事禀告。”

说完这句话,她便保持着躬身的姿态,一动不动。

这还是苏逆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恭敬。

就算是面对那童女仙尊,七公主也保持着一定的傲然姿态。

可这所谓的酒前辈……

“叶萱。”

苏逆苦笑,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这七公主真正的名字。

很久也不见回音,云虚圣人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七公主身边,竟也躬身拜倒:

“晚辈云虚,拜见酒前辈!”

晚辈?

苏逆一惊。

圣人都自称晚辈……那这所谓的酒前辈难道是仙尊?

莫非是东皇仙尊的另外一个供奉?

“哎,我说叶丫头,云虚小鬼,有什么急事啊。”

庙宇的大门嘎吱一声被一个邋遢的男子给推开了,那是个中年人,不修边幅,头发乱糟糟的,腰间挂着一颗紫葫芦,光着脚,有些警惕的看着叶萱:

“叶丫头,我这里没酒……”

只见那人捂着酒壶:“想要喝酒,去找你爹要,别惦记我这点儿宝贝!”

说到这儿,酒前辈才好像刚刚发现苏逆一般,最开始只是不经意的打量了一下,可很快,那满是醉意的眸子,便亮了起来:

“仙气,道丹怎有仙气?”

“道丹?”

叶萱咯咯一笑:“酒前辈,我可不是来讨酒喝的,这次来就是因为他……”

她看向苏逆,眼睛眨了眨:“您是不是喝糊涂啦,人家是养胎之境,什么道丹……”

“养胎?”

那酒前辈摇了摇头:“那只是表象,这小家伙可不简单,外丹凝胎也就罢了,呵呵,这道丹气息真是有趣,引而不发,小家伙想坑谁啊?”

苏逆大惊失色,这老家伙怎么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虚实?

“这道丹外有一层阻隔,竟连我都看不真切,一品金丹?不对,有些诡异,诡异啊。”

七公主不可思议的看着苏逆:

“你……你有假丹?”

“是啊。”

苏逆干笑了一声,知道隐瞒不了了,也不否认。

“那你之前战斗一直用的是假丹?”

“对啊……”

“你……”

七公主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

这货特么根本没发挥出真实实力啊。

怪不得姜小沫对他这么大的信心。

怪不得,这货屡屡以弱胜强,怪不得,他竟然能做出收复古天碑那等逆天之事。

“到底干什么呀?”

酒前辈只是关注了一下,便略过苏逆,迷迷糊糊的看着叶萱:

“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回去喝酒了……”

“等会儿酒前辈。”

叶萱哭笑不得:“是大事。”

“嗯?”

“他把古天碑给收服了。”

“古天碑啊,收就收了……”

酒前辈不以为意,可很快,便浑身一个哆嗦,脸颊上哪还有半丝醉意,一步踏出,便来到苏逆身前:

“不可能,叶丫头,你说的古天碑可是那天碑一族的神灵?”

“正是。”

“开什么玩笑!”

酒前辈瞪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苏逆:“糊弄谁呢?这小家伙就是个道丹武者,哦不对,这道丹怎么凝结了怪花……奇怪,奇怪。”

说到这儿,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这都不重要,管他什么道丹,天碑神灵生前那是何等层次?就算是死后,你父亲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才将其镇压,就这小家伙?别说他,连我都不敢妄谈收复。”

“苏逆。”

叶萱低声说道:“能否召唤古天碑?”

苏逆摇了摇头,现在的他可没有这种能力了。

酒前辈嘿嘿一笑:“小丫头,说吧,到底想干嘛。”

看到酒前辈不信,叶萱急了:“那你证明一下啊。”

“额。”

苏逆犹豫了一下,摊开手掌。

只见那掌心之中,漩涡乍现,紧接着,一道虚幻的古天碑影子,缩小了无数倍,悬浮在他掌心之上。

一丝丝古老的气息从古天碑虚影之中流露,紧接着,苏逆脸颊一白,那古天碑虚影轰然破碎,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遏制住真元极速消耗的窒息之感。

只是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召唤了一个古天碑的小虚影,他全身上下,无论是道丹还是假丹都消耗一空。

“不可思议。”

酒前辈盯着苏逆的手掌,好像看到了绝世美女,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古天碑,真的是古天碑的气息。”

他终于将目光移开,死死的盯着苏逆,舔了舔嘴唇:“小子,凑近些。”

苏逆浑身一麻。

这老货不会有什么不良的癖好吧?

“算了算了。”

酒前辈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精光渐渐敛去,又恢复了醉醺醺的样子:

“我不管外界的事情,跟我说做什么?”

七公主脸色一变:“酒前辈,我父皇闭关至今,一直没有任何讯息传出,现如今,太子……我那二哥和大哥与两个供奉勾结,心有二意,我是想……”

“哎呀,别和我说这些。”

酒前辈不断的摇头:“那两个废物供奉能掀起什么浪花?你爹何等人物?算了算了,你们走吧。”

“这……”

七公主哭笑不得:“酒前辈,他叫苏逆,这次带他来,一是为了让酒前辈来决断,那古天碑被他收服之事,另外一件事,晚辈以为,他应该可以免试入学。”

“有什么好决断的?”

酒前辈不以为意的说道:“不过是一头死去的神灵而已,嘿嘿,虽然老夫也有点儿眼馋,但天碑一族死后化作的宝物,可不是谁都能拥有的,这小家伙有如此机缘,别人想抢也抢不走,只要他不勾结百族,管他什么人,都有资格,拥有这件宝物。”

“额……”

七公主知道这酒前辈的性子,说一不二,见他定下了基调,便不再询问:“那入学的事儿?”

“连古天碑都收服了,还测试什么?入,这一亩三分地,我的话还是有些用处的,谁有意见,让他来找我。”

“这个,那古天碑,不需要再召集两大供奉和诸位老师商谈一下么?”

“不需要!”

酒前辈砸吧了一下嘴巴,好像酒瘾犯了,有些忍不住的打开葫芦盖,喝了一口,瞬间发出舒爽的声音。

“好啊,好啊,今朝有酒今朝醉,莫问大道何处归!”

说完,他便转身回到了庙宇之中,那庙宇的大门,再一次闭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下一更11点左右,这里要调整一下大纲,比较不好铺垫,抱歉。

(本章完)

朔州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有哪些
痛经的原因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