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凡间来一百二十五章云三搭配

2020年05月21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1

我从凡间来 一百二十五章 云三许易正万千心思,不知觉间,冯先生又到了面前,催促道,“我的许大人诶,咱家在这晋阳宫伺候了这些年,就没见过

我从凡间来 一百二十五章 云三

许易正万千心思,不知觉间,冯先生又到了面前,催促道,“我的许大人诶,咱家在这晋阳宫伺候了这些年,就没见过您这么惬意的护卫,别吃了,别吃了,赶紧着吧,您这个接引使者,该上场了,第一波客人,已经过了金鹊桥了……”

许易勉强镇定神思,打定主意,这件事上,他保持中立,不插手也不坏徐公子的好事,这是他能想到的,目下对自己危害最小的办法。?燃?文小?说??????.?r?an?en`org

随即,许易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接引工作中去了。

无聊,十分的无聊,他不明白,这么简单且无趣的工作,为什就独联体国家防空体系方案进行讨论么非要自己这个三级星吏来做。

重复的赔笑,接收请柬,引人入座,一趟下来,他觉得面皮都要笑得发僵了。

来的人真多,超乎想象的多,三百多张请柬,最后到来了足有千余人。

近一个时辰的接引,到来客人的频率终于降了下去,忽听一声高喊,“云三公子到!”

许易便见,十七八人组成的队伍,出现在了广场上,阔步朝这边行来。

领头的那人白衣白服,胸前绣着一朵剑兰,二十出头的相貌,面目英俊,双目锐利,气质更是锋锐,一位紫袍中年,隐隐落后半个肩膀,其余随员,皆面露贵相,不似凡品。

喊声方落,数人引了出来,皆披白袍官服,头前的红面中年,胸前更是绣着两月三星,乃是五阶星吏。

许易倒是知道这人,乃是代表副尊前来主持礼仪的洪大使。

洪大使这一出面,许易反倒一身轻松,让在一旁,低垂了眼目,静观场面。

一番揖让后,洪大使道,“敢问三公子,世子何在?”

许易心头一惊,他陡然反应过来,适才喊的是“云三公子到”,世子却是没来。

而今次的宴会,换在圣庭的俗世,就是男方向女方下定。

一个是男方给女方带来礼物,二个是女方能趁机查探男方形貌,言行。

所以,必须是求婚者,亲自到场。

而此刻,来的竟只是云三公子,世子未到。

如此失礼,放在俗世,轻者退婚,重则非起纷争不可。

“世子正在和副尊大人面谈,特派在下前来,大使以为可有不妥?”

云三公子双目灼灼,盯着洪大使。

洪大使面上一僵,笑道,“既然副尊知晓,那自无不妥,诸位贵客请,快请!”

副尊这做老子的都没意见,合成物品自然轮不到旁人有意见。

洪大使引着云三公子等人才跨入灯火辉煌,温暖如春的大殿,气氛顿时热烈起来,竟还响起了掌声。

许易甚至听到了低低的欢呼和尖叫。

的确,云家这一拨人,皆是英俊无比的男子,一同出现,效果自然惊人,尤其是场中到来的贵妇,小姐不少。

不过,许易却没兴趣关心殿内的情况,他双目始终盯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人从他身旁掠过,看也未看他,许易却知道,这人迟早会找上自己。

果然,不过片刻,他便收到了那人的眼色,随即,朝着东侧角落行去。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宴会,是一场冷餐会,自由地交际,自由地移动,无人干涉。

更因着大殿内,布置了阵法,隔绝传音,隔绝了神念,好似打破了一些屏障,让一切都自由了起来。

许易才到角落,那人便压低声道,“好哇,你倒是神通广大,竟到了此处,我还真想去淮西寻你了。”

“云兄才是非同凡响,这才多久,都将许某的根脚打听清楚了,佩服佩服。”

许易抱拳笑道。

这人正是云明灭,许易是真没想到,会在此间和云明灭,再度重逢。

“许易,我不管你再淮西,还是在剑南路的路庭履职今年上半年,我相信你也见识了我云家的实力,如果你不想惹事,我奉劝你现在就将生死蛊瓶交出来,你我恩怨两清,否则,我会让你的上峰亲自找你说话。”

云明灭用低沉而冷酷的声音说道。

他这回费劲心血,挤进了接亲的队伍,正是为了许易而来。

彼时,他回到家,越想越是悲愤,转手就着人打探许易的来路。

许易未隐瞒名姓,他手下的矿工,和云家的矿工也在一块工作过,云明灭想锁定淮西很容易。

锁定了淮西,自然就锁定了许易。

这回,恰逢云家世子和吟秋郡主大婚,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进接亲团,就是为了再剑南路这边结交到足够层次的人脉,以泰山压顶之势,将许易给压服了。

可他没想到,他这边还未动作,便在晋阳宫撞上了许易。

“云兄,还是那句话,我无意要你的小命,你如果非要折腾,你这条小命,我可就取走了。忘了告诉你,许某如今忝为神龙卫左副庶卫长。三个月前,许某才刚刚晋升为二级星吏,这个履历很好查,以你的能量,不是难事。何去何从,你自己决断。”

许易的话很直接,异常狠辣。

云明灭呆若木鸡,他当然清楚许易的履历,唯一不清楚的就是许易如今突然调任为三级星吏。

这不符合常理的升迁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许易背后的实力非同小可,他走剑南路路庭的上层路线压人,难度极大。

而许易要他小命的方式,可能就是动动指尖。

许易拍拍云明灭肩膀,“云兄,别想那么多,你说我要你小命做什么,比财富,你未必比得过,比地位,你在云家大概也是边缘人物。你也知道当初我能杀你而不杀,选择拿一个破瓶子,求得就是个和平。你等我这左副庶卫长的位子坐稳了,这个瓶子,我定然还给你。当然,前提是,你别作幺蛾子,或者是作了别让我发现。”

云明灭心头叹息一声,强颜欢笑,“许兄,我是真想认你这个朋友。”

他算是看明白了,他是不可能缠过兴许的。

唯一一点,让他欣慰的是,姓许的方才那番话很有道理,更重要的是,姓许的信守陈诺。

“难道我们现在还不是朋友么?”

许易露出和煦的微笑。

金振口服液能抗病毒吗
北海妇科专科医院
玉林鸡骨草怎么吃
治疗宝宝拉肚子的方法
快速缓解痛经的小妙招
肥胖症的营养膳食治疗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