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客剑无名第71章纸绘二气伦搭配

2020年05月21日 • 中医新闻 • 阅读 1

浪客剑无名 第71章:纸绘,二气伦正当子渊站起来时,月伶也站了起来,一副画面突然出现在她的脑中,画面中,重伤的林渐渐被爆炸吞噬。“

浪客剑无名 第71章:纸绘,二气伦

正当子渊站起来时,月伶也站了起来,一副画面突然出现在她的脑中,画面中,重伤的林渐渐被爆炸吞噬。

“林叔有危险,我必须得去救他!”月伶突然说道,朝屋外跑去。

“月伶,等等我!”子渊最后看了一眼名无,立刻追了出去。

……

光柱射来,林闭上眼,等待着死亡。

突然,一道身影闪过,将林带到一边,避开了那光柱的直接攻击。

“轰!”爆炸声传来。

这次的爆炸冲击比上一个威力小不少。

子渊扶着林只是被冲击波吹飞了数米,落在地上。

“林叔,没事吧?”子渊再次将林扶起。

“林叔!”不远处,月伶也朝这边跑了过来。

“子渊?不是让你保护公主的吗?”林有些惊讶,有些生气。

“先别说话,快从这里逃出去。”子渊扶着林,朝前小跑着与月伶汇合。

“林叔!”月伶跑过来,看着重伤的林,十分担心。

“放下我,你们快逃吧!”林说着,又咳出一口血。

“这是从哪里飞来的两只苍蝇?”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子渊将林交给月伶,立刻抽出妖刀,拦在男人身前。

“快逃!”子渊大喊一声。

月伶扶着林朝前跑去。

“想走?”

男人脚下气弹炸开,身影一闪,朝月伶两人而去。

然而,子渊竟然跟上男人的脚步,挥刀砍来。此次派遣的是驻守在布里亚特共和国和沿海乌苏里斯克地区的空降部队。除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外

男人一惊,躲开子渊的这刀,停了下来。

“这身法!”看着子渊,男人小声说道:“这是叶家的步法,雨叶清歌。”

“你怎么会知道?”子渊虽然只跟着父亲学了四年剑术,其他学的不怎么样,唯独这步法到是学得有些模样。

“哈哈哈,”男人笑了笑,“当然,这半吊子武学我怎么会不知道?不就是每踏一步,脚下都会自动展开一层介气,推着身体前进吗?”

“你难道认识我父亲叶玄?”子渊有些疑惑,对方不仅说出了名字,对这身法的原理也说得十分清楚。

“叶玄?那是谁?没听说过。”

“那为何会知道这步法?”

“都说了这是半吊子功法。无论有没有进入实阶,都能自动的将介气在脚下展开,不仅浪费介气,与我们纸片人主动将介气汇集在脚下相比,形成的推力,小多了。说白了,就是不凝炼,所以才说是半吊子。”

男人说着,突然朝子渊冲来。

“瞬!!”

只见其脚下,接连炸起五次气弹,身影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一拳打来。

子渊完全跟不上这速度,脚步刚要挪移,便被这拳打在胸口,飞出百米。

子渊吃力地爬起来,大吐一口血。

“看见了吗?你们自以为是的武技,在我们纸片人眼里,不过是小孩过家家。”

男人说着,身体一闪一闪的朝子渊而来。

“因为我们从三岁起,便开始了极限锻炼。体内的介气,每天经过上万次压缩与释放。对介气的把控,岂是你们吸氧、监护全上了。这些人类所能比拟的。”

说话中国人寿等其他三家在A股上市的保险公司看到手中的保费成绩单间,男人已经来到子渊身前。

“那又怎样?”

子渊突然抬起头,朝男人看去,目光如炬。

“就算你是拥有顶级战力的使徒,想要伤害我的伙伴,也要先从我子渊的身体上跨过。看到同伴倒下而什么都做不了,这种事已经够了!”

子渊想起在铸剑仙山名无倒下的情形,突然大声喊道:“因为,我子渊,可是要超越哥哥,超越父亲,成为大剑师的男人!”

说话间,子渊用妖刀割开了自己左手手腕,鲜血落在妖刀上,一瞬间,血瞳极速旋转起来,瞳孔竟由三叶化成无叶。

一团黑气从妖刀上飘起。

随后,子渊全身也被妖气笼罩,头发,衣襟向上飘飞。

“这血,简直太棒了!再给我一点,再给我一点。”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子渊脑海中响起。

此时,子渊七窍都冒着丝丝黑气,双目腥红。

“妖刀血瞳?不过是一把垃圾灵器做成的垃圾刀,又能怎样?”

“瞬!!”

男人身影一闪,再次朝子渊扑来。

可是,让男人惊讶的是,子渊只是稍稍侧身便躲开了他的攻击。

“发生了什么,这小鬼速度怎么突然这么快了?”

男人贴着子渊,无数快得看不见的拳头疯狂打来,却没有一拳打在子渊身上。

子渊就像开启了自动闪避技能一样,上身快速摇晃闪躲,留下一片片残影。

突然,子渊嘶吼一声,挥舞着妖刀,横刀砍来。

一道黑色的弧形斩击划过,男人赶忙跳开。

这斩击朝山谷的峭壁飞去,以子渊为弧心,按着一个锐角,不断拉长,最后在峭壁顶下方百米处,倾斜朝上,将山谷峭壁切下了一大块。

这块岩壁,从山谷上滑落,砸在地上,引起强烈的地震,朝小城传来。

就算是这男人,也微微吃了一惊。

“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有些愤怒,双脚一蹬,飞至半空,双拳凝出四发气弹朝子渊飞来。

子渊望着天空,毫不畏惧。就在气弹落下时,子渊挥刀砍去,黑气从刀口展开,竟将这些气弹全部弹开。

气弹以抛物线朝远处飞去,落地点发生剧烈爆炸。

“看来,不认真一点,处理你还有点棘手。”

男人望着下方的子渊,眼神稍稍变得有些锐利。

夜风带动男人的衣襟飘飞,咧咧作响。

“纸绘奥义,二气伦,开!”

男人体内一声“咚”响,全身由内而外一震,心魂上再开一道气门。源源不断地介气涌进全身。

一瞬间,男人变得通体发红。

此刻,子渊嘶吼一声,脚一蹬,提着妖刀朝天上的男人飞去。

“瞬!!”

只见男人身体,化作一道流线,好似蛇行轨迹一般,朝子渊冲来。

眨眼,两人在半空,擦身交错相遇。

时间暂停。

此刻,男人的双拳收并靠拢,贴身抵在子渊肚子上。

而子渊竟完全不知,手中的妖刀还是后拖着。

一道白光亮起。

“奥义,四伦枪!”

月光下,一道耀眼的气柱如白色激光一般,穿过子渊的肚子,射进地面的大地。

顿时,狂风大作,天地昏暗,球形爆炸波旋转着,将大地吞噬,转眼,便淹没了整个小城。

所有房屋顷刻倒塌。

子渊和那男人的身影被亮白色的爆炸波吞噬。

不远处,月伶扶着林,回头惊恐地望去,滚滚的冲击波扑面而来,将两人吹飞。

无数族民惨叫一声,化为泡影。

无数房屋碎末,如风暴一般砸向熟睡中的名无。

名无躺着的床,整栋屋子皆化为碎片,推着名无的身体朝远处飞去。

许久,高低不平的山谷,竟然变成一片平地。

空无一物的山谷中,凉风卷起尘土,呜呜而过。

大地上,男人只手提着子渊,不屑的扔在地上。

子渊全身血流不止,所有器官都被震裂,气息越来越弱,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妖刀,血瞳也恢复三叶之形。

世界变得开阔了不少,男人站在地上,四下望去,视线毫无遮拦。

突然……

“啊——!”

一声清脆的悲鸣从远处响起。

一阵翠绿的光晕,以那点为中心,贴着大地朝四方铺开,一瞬间,覆盖住了整个山谷,连四周陡峭的岩壁也被这光晕覆盖。

男人有些吃惊张永伟:企业在发电、输电、配电和用电等各个环节是否使用储能,有些惊喜。

“小公主,终于找到你了!”

光晕散后。

大地上,倒下的人,一个接一个慢慢爬起,所有人身上的伤全部愈合。

人们惊讶不已,小声议论着刚刚发生的事。

男人身边,子渊突然睁开眼,深吸一口气,随后坐起身,十分惊讶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发现一点伤痛都没了。

“额?额?发生了什么?”子渊兴奋地自语道。

看着一旁复活的子渊,男人眼中再次露出凶光……

远方。

伴随一阵嘈杂声,几块石板被推开,一个男人,从废墟中,爬了起来。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惊讶地看着整个小城。

“这里发生了什么?”

男人随后又望了望天上的明月。

“为什么,大晚上,我会自己醒来?”

福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新生儿消化不良
治疗脉管炎特效药
经期延长有血块量少
云浮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承德治疗白癜风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